玄幻小說網
背景:
瀏覽字體:[ ]
字體:
行間距:
雙擊滾屏:
自動翻頁
收藏該章節 關閉邊欄

正文 -- 第一章貪官當道,清官難當

類別:古典仙俠 作者:隱凌落坑 書名:叁玄紀 更新時間:2017-01-24 19:30:18 本章字數:3344

在離凡間最遙遠的北荒域,轟隆一聲!猶如晴空炸雷的驚天巨響,震地而開。

亙古不變的尨穹雪墓,終于停雪了,這是一場古怪而又神秘的情景,祥云繚繞,灼熱的光芒,照耀在這里,覆蓋在墓地上的凝冰,迅速融化成液態的水,緩緩地化作水蒸氣,消逝而去。

尨穹雪墓,自古以來,經歷無數個時代,不曾出現融化的形態,今日出現此等奇觀,必有大事發生。

果不其然,一道咕咕叫聲,從雪墓中心處的一座青藤墳墓里傳出來。

乍眼一望,這座墳墓,呈現九宮八卦狀,甚是怪異。

突然,青藤裂開,墓碑上浮現出一幕幕金黃色的字體:

百 刻 由 尨

世 于 師 穹

清 新 爺 雪

官 域 墨 墓

鹿 元 聽 第

青 玖 畫 壹

天 伍 撰

鹿 柒 寫

晗 壹

之 年

草民凌小坑最后提筆:

貪官行賄,無人管制,只因山高皇帝遠!

唯有鹿青天,巧嘴靈眸,為百姓辦事,做一方清官,處理奸惡,反對守舊,亦為廉正第一位。

隨之,砰地一聲!

墳墓裂開一道巨大的縫隙,瞬息間,形成一個漩渦口,急速的吸入外界的氣流。

唰~

漩渦里,爆射出一層棺材蓋,朝天涌去,穿過云端,不見蹤影。

只見,湛藍色的天空,剎那間,異樣百出,電閃雷鳴,風卷殘云。

光輝消散,黑暗來臨。

驚現晝夜而出,皎潔的月光,照射在冰涼的地面上,好似為它鋪上了一件幽雅的銀紗。

漩渦里,彌漫起寒風刺骨的陣陣冷風,一個擁有稚嫩顏容的少年,從里面爬了出來。

吹彈可破的臉蛋上,點綴著一雙清澈見底的黑眸,少年喃喃自語:“希望,我這一世,能夠不悔。”

頭戴金絲玉冠,藍紋斗篷披肩,著裝一襲青縷華服的少年,準備離開這孤寂的尨穹雪墓時,一道記憶碎片涌入心頭,少年笑道:“原來,我這一次,還叫鹿晗啊,可是不好!”

鹿晗緊鎖眉頭,撲的一下,在地上抱頭打滾起來,仿佛有些生不如死的感覺,大叫道:“不!我不要散失它們!好痛啊!蒼天,你個不開眼的老家伙!我活了九十九世,難道,你一定要我活夠百世嗎?不可能,我不會屈服的!啊——我還要報仇!爹!娘!”

不到片刻,鹿晗淚霧朦朧的閉上眼。

“呶,沒想到,這里真有一位師父所說的少年。”舉手投足間,隱隱間帶有溫爾儒雅氣質的英俊青年,踏天而來,隨著纏繞著云霧的腳底,緩緩落地。

頭頂盤鬢插著一支檀香木簪,身穿胸口繡有“叁玄”兩字的短褐的英俊青年,走向鹿晗,半蹲扶起他,踏云離去。

“師父說要留你到凡間歷練一番,才能正式收你為徒。”

“所以,你挺幸運的,而我也只是師父的記名弟子,雖然如此,但我不會嫉妒你的,也幫你理清楚了你在凡間的因果。”

“希望,你醒來之后,做一個懲處狡詐小人的好官,然后,扭轉你早死的命運話不多說,反正,你可能也聽不到。”英俊青年直接把打起鼾聲的鹿晗,從高空扔了下去。

鹿晗突然睜開眼睛,發現自己身處于一座衙門內,而自己所坐著的位置,竟是縣太爺的椅子。

“這里是哪里啊,我怎么什么都不記得了。”

而在鹿晗身旁則站著一個灰袍訟師,年約二旬,不大不小,甚是年輕。

衙門內除了鹿晗與灰袍訟師,就別無他人,空蕩蕩的感覺,令得鹿晗,有些好奇和疑惑。

鹿晗起身,抬眼望向他,雙眼茫然:“敢問,你是哪位?我怎未曾見過你呢?”

灰袍訟師有些驚訝,拱手笑道:“不才姓墨,名聽畫,剛才那會,移步進來,見縣令大人在此做美夢,在下不敢打擾,所以,在此一旁,稍等片刻。”

“墨聽畫,額,這名字我理解不透,你能為我解釋一番嗎?”鹿晗相視而笑,原來我是個縣令啊。

“可以,縣令大人,請聽在下緩緩道來。”

墨聽畫伸出右手,抽出腰間的羽扇,敲打了一下左手,正準備說之時,鹿晗拍了拍墨聽畫的肩膀:“罷了,不用說了。”

“咦,這次來的少年縣令,不是傳言中京城所說的那個傻子!非常的聰明,知道我有招要試探他,立馬就改口了。”墨聽畫心中想著,表面上,道:“也好,既然如此,在下先告辭了。”

話音剛落,墨聽畫剛準備轉身離開時,鹿晗問道:“請問一下,你為何不稱自己為鄙人乎。”

“鄙人。”這兩個字壓在了墨聽畫的心頭,該來的終究還是要來的。

“可能是習慣稱呼自己為在下了。”

聞聽此言,鹿晗坐回椅子上,陷入沉思,旋即回應一聲:“哦,亦是如此,那你就別走了。”

“什么!”墨聽畫移步而過,立馬跪在四方紅木桌前的地面上,把羽扇插入腰間,雙手鋪平,磕頭重響:“縣令大人,鄙人剛才一不小心逾越了您的位子,請饒恕鄙人所犯下的錯誤。”

“啥逾越,你說什么啊,我怎么聽不懂。”鹿晗被這一語驚醒:“起來吧,膝蓋是用來跪父母的,不是拿來拜我的,我可不是神仙。”

聽到鹿晗這言語,墨聽畫冷汗直冒,直哆嗦的站起來,拱手低語:“謝縣令大人不殺之恩,在下定當為之效力。”

“效力,你在想什么了。”

“我可不需要一個真小人,我需要的就是你這樣的精明人。”鹿晗淡淡地說著。

“看來,這次我跟對人了。”墨聽畫剛才那些都是他裝出來的套路,完全就是想再來一次施展計謀,試探出鹿晗是怎樣性格的人,萬萬沒想到,超出了自己的原有計劃。

“正好,本縣缺少一位師爺,我就選擇你來做我的師爺了。”

“哦,在下可是知曉烽火縣,方圓百里能排上第一號人物的訟師,凌小坑,可曾是你身旁站了三日的師爺,你怎會想開先河,招攬我這位淺陋訟師了,而且公堂之上,怎能出現兩位師爺了,這不符合朝廷法規。”

“三日,原來墨訟師,也懂得掌握分寸啊,連時日都算好了。”鹿晗折袖而笑。

“不敢當,此言差矣,我等這種才學淺陋的小人物,怎會入得縣令大人的法眼了,只有凌小坑這種天之驕子,才能擔當起縣令大人的師爺。”墨聽畫心中略驚,口頭上卻面不改色道。

“對咯,你是不是和凌師爺有什么糾葛呀,否則,怎么會?張口閉口就是一個凌小坑,稱呼他的名諱可不好吧。”鹿晗從簽筒里,抽出一支紅頭令,不斷的用袖子,擦拭幾番道,仿佛在含沙射影似的。

“火簽!”墨聽畫死死地盯著鹿晗手中的紅頭簽牌,恍然間,眸中黯然,瞳孔猛地一縮,縣令大人這是要干嘛?難道他是看出我別有用心了嗎?!準備對我用刑了嗎。

“算了,我就不嚇唬你了,好歹你也是訟師嘛,而且這里也沒有衙役,今天只是我覺得在這公堂之上睡覺,看會不會做得到靈魂出竅,神游太虛了。”

“什么,靈魂!不可呀!縣令大人。”墨聽畫著急的搖搖頭,擺擺手道,雖然知道鹿晗說的這番話,有些太牽強了,但是,鹿晗可是烽火縣新上任的縣太爺,怎么能不為百姓伸冤,做一方好官了,而是想著那些傳言中的虛幻、不現實的物質呢!

“為何不可,說個理由來啊。”鹿晗眸中掠過一絲笑意,竟敢試探我,那我就反過來探探你的底細,到底是何方神圣,我可不會那么容易就相信你是一介訟師,哪個訟師沒有點骨子里的傲氣或者是冷漠及狡詐嗎?此人的行為舉止都不像個普通人。

墨聽畫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鹿晗懷疑上了,繼續走入了鹿晗的下一步圈套中。

墨聽畫揮扇起風,不假思索:“正所謂,不可說,不可說,一切的三魂七魄之事,皆為錯誤。”

“你咋不講常言道嘞,還正所謂,我完全聽不懂。”

“哦,縣令大人,既然如此,那在下就告”最后一個辭字還未脫口而出,便被一陣咚咚咚的敲打聲驚覺。

“咦,是鳴冤鼓響了,好呀,我終于可以開始第一次的審案了。”鹿晗轉念一想,旋即親自走向墨聽畫,拍了拍他的肩膀,不茍言笑:“既然有人來鳴冤,而我衙門又出了一件你所能看得見的荒唐事,也就是沒有衙役,這估計是上蒼注定你必須成為我在官府所在身旁的師爺了,你大概不會讓我和烽火縣的百姓們失望吧。”

“大概?百姓!”這四個字環繞在墨聽畫的腦海中,縣令大人,不,應該是鹿晗,你夠狠的,你有著這么厲害的嘴皮子功夫,還需要我做什么。

鹿晗好似猜中了墨聽畫所想,緊接笑道: “我最多是紙上談兵,而你不同。”

聽到鹿晗這般夸贊自己,墨聽畫應了一聲:“嗯,我也是這么覺得”最后一個"的"字還未說出口,便被打斷了。

“我完全不是覺得你是做訟師的料,正巧,剛才我就說了,這里沒有一個衙役,那你就來當當衙役吧。”

聞聽此言,墨聽畫頓時感覺到額頭上越過一條條黑線,走過最深的路,莫過于是鹿晗的套路。

“我可是要做一位為民除害,懲惡揚善的好官。”鹿晗為心中有執念的自己,下定決心,負手而立,朝天而望,輕嘆一聲:“貪官當道,清官難當啊!”

然之,這句話留給了墨聽畫很好的印象,鹿晗的身影在他心中是如此的偉大。

鹿晗轉身瞥了一眼自己座位正上方的那塊木匾所上書的四個大字:明鏡高懸

笑著坐在椅子上,鹿晗把火簽放回簽筒中,這時,只聽到不遠處的墨聽畫,為鳴冤人打開了那扇朱紅色大門,大聲喊道:“開庭升衙!”

隨后,墨聽畫還真就拿起了一根殺威棒,敲擊著地面,緊接著喊道:“威~~武~~~”

(快捷鍵:←)上一頁   回書目(快捷鍵:Enter)  下一頁(快捷鍵:→)
看過《叁玄紀》的人還看過

關于玄幻 | 聯系我們 | 幫助中心 | 版權聲明 | 客服中心 | 反饋留言 

Copyright 2008 xhxsw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 玄幻小說網 做最優秀的玄幻小說小說閱讀網站。

波克捕鱼官网最新版本 北京快速赛车 广西11选5网上投注 广东麻将1等3闲来推倒胡房 怎样融资融券买股票 浙中哈狗麻将 股票走势图 广西棋牌游戏开发 股票基础知识k线图 怎样做网站赚钱 福建快3开今日开奖号码表 网上兼职赚钱平台 幸运农场app 在家手机赚钱工作 pk10网站 香港精选料六肖中特_首页 湖南哈哈麻将推倒胡